lol雷恩加尔

地方

新時期中國農民工發展路在何方——“中國農民工發展”勞動論壇觀點綜述

2019.06.11

為經濟轉型提供人力資源支持

近20年來,在面對國有企業改革脫困、產業結構調整等內部壓力以及亞洲金融危機、美國次貸危機、歐洲債務危機等外部沖擊時,農民工發揮其獨特優勢,一次又一次支持企穩向好,化解了沖擊帶來的經濟和社會矛盾。

上世紀90年代,江西農民工張華榮在東莞打工,于2002年帶著資金和技木返回贛州興辦鞋廠,吸納萬名農民工就業脫貧;貴州農民工鄭傳玖到廣州打工做吉它,于2013年帶著技術返回正安后,正安縣有關部門通過興辦吉它工業園區給予有力支持,吸納上萬名農民工就地就業、精準脫貧。

中國勞動學會會長楊志明表示:“農業勞動力向非農產業轉移是世界工業化的普遍發展規律,我國從實際出發,探索具有中國特色的農民工發展道路,以‘就業帶動、保障地權、漸進轉移’為鮮明特征,讓農民工進得了城、又回得了鄉。進退有據是制度創新的一大亮點。”

近年來,由于工業機器人使用快速增加,沿海地區出現“騰籠換鳥”“機器換人”“電商換市”等轉型態勢,農民工就業形勢如何?中國勞動關系學院校長劉向兵表示,農民工群體繼續積極利用自身的流動能力和靈活就業能力迎接產業結構調整等各項挑戰。楊志明提出,經過在城市打工磨煉和積累,有點資金、技術、營銷渠道、辦廠能力和鄉土情感的“五有”農民工持續返鄉創業成為振興鄉村的生力軍,率先破解中西部地區長期留不住勞動力、縣域經濟招商引資簽得多見效少、東部地區勞動密集產業向西部轉移落地少的難題,有效解決農村“三留守”突出問題。農民工的城鄉“自由流動”機制有利于市場合理配置勞動力資源。在應對經濟新常態時,農民工或與企業抱團取暖,或就地參加技能培訓,或回到農村尋找落腳之地,為經濟轉型提供人力資源支持。

加速市民化職業化步伐

農民工群體釋放的人口紅利是中國經濟發展的重要源泉,是推動中國工業化和城市化建設的主力軍。然而,農民工發展存在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解決農民工發展問題已成為當下必須完成的時代使命。

楊志明提出,目前,農民工總體上已進入以技能促就業、以公共服務促融入階段,提升農民工市民化和職業化程度是當務之急。

“在農民工市民化建設方面,存在‘三低兩多’難題。小企業農民工勞動合同簽訂率較低,參加城鎮職工社會保險比例較低,一線工資水平總體較低,在高危行業、污染企業工傷事故和職業病較多,勞動爭議較多。”楊志明表示。

在農民工職業技能提升方面,存在技能培訓相對薄弱,技能水平總體偏低,多數從事中低端勞動,就業穩定性差等問題。有些用人單位不夠重視農民工人力資本提升,技能培訓不足。

對此,楊志明概括地提出了農民工市民化推進的“十有”途經:進城有工作,上崗有技能,勞動有合同,收入有增長,參保有辦法,子女有教育,住宿有改善,維權有渠道,生活有文化,發展有目標。應當加大支持農民工就業、創業的扶助力度,通過減費降稅等“真金白銀”的政策落地,使中小企業成為農民工就業主渠道。

農民工市民化建設離不開權益保障。對此,劉向兵提出,我們應當充分結合農民工就業特點,加強企業、行業和社區工會組織的建設,提升農民工入會率。監督用人單位及時足額發放勞動報酬、改善勞動環境、足額繳納社會保險費,做好農民工的失業登記、職業介紹、職業培訓及法律援助等工作,暢通農民工利益訴求渠道。

在職業化建設方面,中國人民大學勞動人事學院院長楊偉國提出,“政府應探索建立貫通普通教育與職業教育、貫通國民教育與社會教育、貫通線下教育與線上教育的終生學習戰略。”加強農民工職業培訓體系建設和人力資本投資,深化職業教育改革,積極引導行業組織、企業、教育機構等社會力量參與農民工職業技能的培訓,拓寬農民工職業發展路徑。

應著力保障新就業形態農民工權益

隨著中國進入后工業發展階段,新舊動能加速轉換,新技術、新業態層出不窮,先進制造業和新型建筑業正在規模化吸納新生代農民工技工,現代服務業新業態正成為吸納農民工就業的大產業。

“靈活雇傭的發展已經成為一種趨勢,促進了勞動分工精細化,擴大了農民工的就業渠道,推動了新經濟模式的發展。”首都經濟貿易大學勞動經濟學院院長馮喜良表示。

然而,新就業形態也給農民工的權益保障帶來了新問題,農民工就業狀況較不穩定,勞動關系難認定,勞動保障存在缺失,勞動條件較差,勞動保護不足,勞動管理不到位。

“我們不能將新就業形態視為農民工權益保護缺失的代名詞。不能把新就業形態視為非正規就業、非標準就業、非典型就業、非主流就業,不能給新就業賦予負面消極的含義。”楊偉國表示。在新的就業市場中,我們應充分挖掘數字技術潛力,著力幫助農民工順利轉換就業形態。提供實時的工作市場信息,確保工作機會的連續性。應當強化工作市場監控,適應新形勢,修正法律法規體系,加強對物理與虛擬工作平臺的監管,保障農民工的權利與工作條件,確保體面工作。

“我們應當構建新的制度框架。新就業形態所面臨的問題在現有的制度框架中尚未涵蓋。我們可以探索以權責對等為基本原則,即對于農民工用工企業,按照‘誰受益誰承擔,受益多少承擔多少’的要求保障農民工權益。”馮喜良提出,針對目前最需要解決的靈活雇傭中農民工工傷保險問題,應當分階段逐步建立靈活的工傷保險制度。可以探索以社平工資和私營企業工資平均水平為基數繳費,為農民工提供城鎮職工社會保障。(張贏方)

  • 農民工發展
推薦閱讀
lol雷恩加尔 重庆时时存在作弊么 足球比分90vs足球 EG彩票网 mg花花公子爆奖截图 波音娱乐平台登录 时时彩稳赚刷量的方法 彩票365官网下载 pk10投注技巧分享 四川时时官方网站 找时时彩qq群 山东时时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是什么 北京pk赛车投注方法 赢永久免费计划版app全 玩龙虎赢了两千 500时时彩套利方法大全 pt平台